您好,欢迎您访问青风若水!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若水
 
反邪宣传
邪教剖析
反邪资料
法律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青风若水-反邪宣传-邪教剖析
关于邪教的认知误区探析

文档来源: 发布日期:2016-05-28 13:14:56

 

        近年来,关于邪教自身发展的手段的讨论已经相当多了。但是,仔细地思考一下,我们就可以发现,在目前的邪教研究中,关于邪教自身发展的手段方面存在着几种偏见,也可以说是几个认知误区。这几个认知误区在某种程度上妨碍着人们对邪教的进一步认识和防范,因此,有必要对它们加以探析。

  认知误区一:邪教参与者之所以坚持“歪理邪说”,是由于被洗脑的缘故。

  之所以有这样的认知,首先在于它没有区分邪教的骨干分子与一般的分子。邪教的骨干分子,尤其是邪教的创立者,甚至可能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自己所宣传的“歪理邪说”;但是,即使他们完全不相信这些“歪理邪说”,他们仍然可能很卖力地宣传它们,因为他们实际上只是把宣传这些“歪理邪说”达到实现其别有用心的目的的手段在使用。正如在社会生活中靠欺骗别人的钱财谋生的人实际上内心里非常明白自己的手段是欺骗人一样。在这方面,要求信徒仅仅依靠忏悔来治病而自己却偷偷地上药店买药或上医院请医生诊治的邪教教主最典型。

  其次,大部分邪教参与者首先是被某一邪教的理论所吸引的。因为:第一,邪教的理论虽然整体上是不健康的,但是,其中不健康的成分往往是用相对健康的东西包裹着,一开始接触它们的人是难以认识到其整体的不健康的;在这方面,打着强身健体旗号的邪教组织最为典型。第二,尽管邪教的理论是明显不健康的,但是,复杂多样的社会中存在着许多心理不健康的人;不论这些人的不健康心理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只要某一邪教的不健康的理论和这人的不健康的心理偶然地结合在一起并产生某种共鸣,这个人就可能把这一邪教所宣传的不健康的理论当成“真理”奉持,从而成为这一邪教的至少是暂时地虔诚的信徒。

  这一认知导致人们在反邪教时往往特别强调加入邪教的人在理论上的受骗和在思想上的被强制,因而认为对待那些加入邪教的人,首要的工作是向他们灌输真理,在认识上改变他们,进行思想的重建,把他们从邪教的思想枷锁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但真实的情况是:许多人加入邪教,是完全自愿的,而且自己认为是经过理性的思考之后慎重选择的。在这种情况下,说他们加入邪教是被洗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他们人格的一种不尊重;基于这种认识所采取的措施,就不但暗含着对他们人格的不尊重,而且暗含着一种与邪教洗脑过程方向相反的“强制”措施,这种方向相反的措施,被邪教的死硬份子称之为洗脑,用来作为反对或丑化反邪教工作中的转化工作的宣传。

  面对加入邪教的人,我们首要应当弄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加入那一组织,是如何加入那一组织的。只有弄清他们加入邪教的目的和加入邪教的过程,才能找到症结,才能够做到对症下药。据笔者分析,加入邪教的人,基本上可分三类:第一类是那些基于不正当的目的(如骗钱、骗色、对社会的仇视、政治野心等)加入邪教的人,他们往往构成了邪教的骨干成员;第二类是那些基于精神需求或信仰追求目的而加入邪教的人,他们往往构成了邪教的痴迷成员;第三类是那些怀着正常的日常生活目的(如强身健体、治病等)加入邪教的人,他们往往构成了邪教的一般成员。三类成员中,第一类成员加入的原因,不能被说成是被洗脑,因为他们可能不但是自愿地加入邪教,而且是自觉地创立或加入邪教;第二类成员加入邪教,也不能被说成是被洗脑,因为他们的加入不但是自愿的,有时甚至可以说是主动的,尽管其加入可能不是自觉的;第三类成员加入邪教,也不能说成是被洗脑,因为他们加入邪教,尽管不是自觉的或主动的,至少可以说是自愿的。

  那么,在什么意义上,我们说邪教的成员被洗脑呢?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洗脑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即在什么条件下邪教会对其成员进行洗脑?在对邪教的研究中,人们发现,邪教对其成员洗脑,一般发生在这样三种情况之下:(1)想要坚定一般成员对邪教理论的忠诚或痴迷,使其一般的成员能够被转化为痴迷成员;(2)邪教的成员对邪教理论产生怀疑,为了消除这些怀疑而对这些怀疑者进行强制洗脑;(3)对被迫加入的新成员进行强制洗脑。这三种情况下的洗脑,都可以说成是被洗脑,不过,在第一种情况下,被洗脑不带有强制,因为它往往利用信者的热情;在第二种情况下,被洗脑是半强制性的;只有在第三种情况下,被洗脑才是完全强制的。

  认知误区二:只要我们能证明某一邪教的理论或信仰是错误的,我们就能使他们从邪教中醒来。

  事实上不是这样。因为许多邪教的理论或信仰,与宗教的思想或理论一样,是象征体系,要证明它是错误的,是非常困难的。

  这种误区本身简单地把邪教看成是一个思想问题,而忽略了邪教之为邪教的根本即其行为,也忽略了人们加入某一邪教的直接原因,即在生活转折时期的种种压力、困惑和需要。也就是说,人们首先不是由于思想的缘故而加入邪教的。有的人由于家庭原因、舒适、安全等缘故加入邪教并留在其中,另外的人则可能是因为寻找从那使他(她)无能为力的压迫性环境中逃避而加入邪教的,这样就给了邪教控制他们生命和他人生活的某个领域的权力。人们加入邪教,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他们在社会上的失败,反映了社会缺陷对它们的影响强度。

  再者,人们一旦加入邪教,邪教会教给他(她)各种迫害幻像,使他(她)认为对社会上该团体的思想或信仰的任何攻击或不赞成都是迫害他(她),而这种迫害恰恰被看成是证明其信仰是正确的最好理由;甚至在没有社会的反对或迫害的情况下,通过攻击社会来激起社会的反对,或者通过自我迫害来制造社会迫害的假象,以此证明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前一种情况,在各种在历史上曾经受到压迫或镇压的宗教的末世论中也可以看到,这在以灾变为末世到来的根本标志的宗教中特别明显;后一种情况,以奥姆真理教最为典型,法轮功成员的“自焚”事件也属于这种情况。

  这说明,邪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或思想问题,而是现实问题;现实问题的解决,固然不能不需要理论的帮助,但是,仅仅依靠理论手段,是难以取得切实的成效的。

  认知误区三:邪教用以控制其成员的方法是邪教特有的。

  这种想法之所以是错误的,是由于不了解工具的性质。因为工具是中立性的,对它们如何使用以及为了什么目的而使用,才是根本的。

  实际上,邪教用以控制成员的方法,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经常使用。但是,我们使用这些手段,只是没有象邪教那样把它们如此强烈地使用,也就是说,我们使用这些方法的方式与邪教有着极大的不同,这种极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通常是中庸地使用这些方法,是适可而止的;而邪教对这些方法的使用往往走向极端,甚至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使用这些方法的目的,与邪教使用这些方法的目的有着根本的不同:我们使用这些方法,通常是为了达到社会所允许或认可的目的;而邪教使用这些方法,完全是为了其反社会的邪教目的。

  认知误区四:邪教是完全排斥科学的。

  在反邪教时,经常可以看到“邪教是反科学的”这类说法。事实上,恰恰相反,邪教经常地利用科学技术来武装自己,利用现代科学技术的成果来为自己服务。它不仅称自己是最高科学,而且实际上还大量使用现代科学技术的成果。在这方面,最为典型的是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它是一个大力提倡和使用现代科学技术的团体。其骨干成员多是掌握现代高科技的人,其内部组织中最大的机构是科技部门。它研究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而且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它一直掌握着最先进的科技,而且在遭受重创之后,利用其掌握的科学技术进行经营,赚得大量的金钱,从而死灰复燃。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力图掌握着先进科技的邪教都具有强烈的政治野心,妄图通过科技的力量来控制世界,至少也危害世界。所以,掌握先进的科学技术,不仅是邪教组织发展自身的手段,而且是邪教组织极端主义化和恐怖主义化的开路先锋。

  此外,邪教吸收成员和对其成员它进行的精神控制,就大量使用了现代心理科学与认识科学的成果。现代心理科学与认识科学的成果,既可以用来治疗精神疾病、为建立和谐社会出力,对于邪教与科学技术的关系,也可以用来造成精神疾病、离间人际关系,甚至促成战争并在战争中大量使用。它既然可为正常的社会组织所使用,当然也可以为邪教组织所利用。

  因此,对于邪教与科学技术之间的关系,我们所说的只能是:(1)它们滥用科学技术,不是用它为人类造福,而是用它来为害人类。它的科学技术的应用缺乏人文关怀。(2)邪教虽然利用科学技术,但它缺乏科学精神,或者说,它违反科学精神。它利用科学来反科学,片面地曲解科学精神之某一方面,并用它来对抗科学精神中的其他的方面。比如,它用科学中的怀疑精神来否定科学中的求实精神;歪曲科学中的在事实方面的中立精神,要求科学在价值方面。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邪教是反科学的。

  所以,必须明确这样一点,邪教反对科学精神,但并不一般地排斥科学技术。

  认知误区五:一定类型的人命定倾向于邪教。

  这种认知误区基于一种命定论或“基因”决定论。它会把我们防范邪教工作引入一种歧途:寻找特定类型的人并且将它们监控起来。如果依照这种理论来行事,那么,不但不能有效地防范邪教,而且还可能由于人为了制造出新的社会分裂,为邪教的孽生和泛滥提供更适宜的土壤。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邪教的牺牲品。只要我们丧失了批评判性判断的能力,邪教就已经向我们伸出了手。因为人是可变的。由于人的可塑性很大,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她)是科学家、医生还是电影明星,甚至政治人物,都有可能被邪教皈化的。人们有这种偏见也是很正常的,它根源于每个人都存在的一种侥幸心理,即人人都有可能成为邪教的牺牲品,而我是例外。这是个人自负的一种表现。而邪教恰恰又是利用人们的这种自负心理,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把他们纳入了自己的轨道。当然,成为一个邪教组织的成员,有很多条件。我们研究邪教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揭示这些条件,提请公众努力去阻止这些条件的形成,从根本上扼制邪教。(方永,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副教授) 

青风若水
版权所有:上海青浦区反邪教协会
地址:青浦区公园路100号 邮编:201700